回商品列表
 
加入到收藏匣
眷村的回憶
分類位置:全台攻略
簡要說明:眷村是台灣文化熔爐的特色之一。
手機請安裝 QR Droid




眷村是1949年兩岸政治衝突下的產物,是戰火煎熬下百萬族群大遷徙的一個縮影,「一群來自全中國的人,帶著各種不同的鄉音、記憶和創傷,懷抱著卑微的希望,相依相偎,憂樂與共的生活在一起。」在生命共同體的克難家園裡,共同譜寫悲歡離合的故事。分散全臺各地的四四南村、明德新村、彩虹眷村、三重一村、信國一村、金龍頭眷村、新竹市眷村博物館、高雄市眷村文化館、龜山鄉眷村故事館,為關鍵年代的臺灣做了見證。

眾星的家園──海軍明德新村

眷村,是臺灣獨特的建築景觀,匯聚大江南北的特殊文化,凝聚眷村居民的感情。近年,隨著電視劇《光陰的故事》、舞台劇《寶島一村》上演的效應,再度點燃臺灣人的集體記憶。 左營是中華民國海軍大本營。(照片提供/高雄市政府文化局) 座落在高雄的明德新村,素有「將軍村」、「眷村中的豪宅」之稱。左營是中華民國海軍大本營,因此,路名縱橫四海,舉目但見:海功路、海景路、海富路、海平路,還有專為軍官眷屬設立的俱樂部「四海一家」。鄰近的中山堂可放映電影,是1950-1960年代的娛樂場所;周邊有海軍運動場、海軍子弟學校(今永清國小),距此不遠的實踐路102號,是臺灣豫劇團總部。

追尋竹籬笆裡的足跡──高雄市眷村文化館

根據國防部2006年7月底的統計,全臺灣共有879個眷村;到了2012年,國防部「國軍眷村分布地區統計」,全臺眷村總共52個。象徵著時代的集體記憶、情感載體的眷村,正在加速消失中。 在眷村全盛時期,高雄的眷村數量雖非屬一屬二,卻有許多絕無僅有的特色。高雄市是最早與眷村產生連結的城市之一,1947年11月3日,孫立人將軍把陸軍訓練司令部從南京遷至鳳山,為了安頓軍眷,而有誠正新村(後改為黃埔新村)之設,根據學者朱浤源的研究,1949年的誠正新村的人口結構有如沙丁魚般:「在誠正新村132個門號裡,至少住了450戶人家,以每個門號有一間房舍來看,這1500多人擠在132個房舍裡,平均每個房舍須住12人。」擁擠、嘈雜、克難,如同臨時收容所般的居住環境,正是第一代眷村的寫照。

把高雄放上國際地圖──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

站在衛武營都會公園內,嫣紅的霞光、染紅的天幕上潔白的雲朵,耳邊是孩童陣陣嬉鬧的聲音,在這裡,沒有高樓大廈遮掩,沒有車水馬龍,坦然得一覽無遺的景色,讓人忘記自己正處於高雄市的核心,旁邊還緊鄰著中山高速公路。 19世紀以前,此處還擁有豐富熱帶動植物與紅樹林。日本陸軍曾在此設置「鳳山倉庫」。戰後,孫立人將軍衛武營訓練新軍。1950年代,剛脫離日本統治的臺灣尚未有正規軍務訓練的軍事隊伍,孫立人將軍便決意訓練一批臺籍幹部,衛武營臺灣軍士教導團於焉誕生了,各地青年或抽籤,或以志願的方式成為教導團的一員,但光復初期物資嚴重不足,造成了士兵訓練管理的困難,除了因軍用物資缺乏,需派員至省參議會尋求膠鞋與運動服的贊助,更有士兵因被徵召,家中經濟陷入困頓,而特別寫信向當時的黃朝琴議長求援,甚至還有逃跑的,由此可知當年臺灣的艱困環境。而其曾為教導團營地的歷史背景,也成就後來衛武營成為訓練預備軍官的場地。

那一夜,我們在四四南村──臺北第一個眷村

李立群、李國修在1985年合演的《那一夜,我們說相聲》中,〈國與家〉橋段的場景,就是臺北市第一個眷村──四四南村。相聲中,這個密集擁擠的眷村,左鄰右舍的大人都在吆喝自己孩子回家吃飯,臺灣媽媽學會分辨四川辣椒、湖南辣椒哪裡不一樣,老人家在聽京戲《四郎探母》,聽著聽著,老淚縱橫,情不自禁地哼起了「我有家歸不得」…位於臺北市信義區的四四南村,是一個由後勤技工及眷屬組成的眷村,是四四兵工廠及環繞在其周邊三個眷村整體配置的角色之一,當年的軍事產業生產環節軌跡,僅四四南村的一部分保存,訴說這段歷經顛沛流離的時代故事。

「防洪樓」的眷村記憶──空軍三重一村

眷戶由公家按軍階級分配給的一小方塊開始,本來都是自家無廁浴,拉撒全賴公共廁所,在各人家娶妻生子後又想辦法增建,硬加蓋了二、三樓和自家衛浴設備,磚瓦自無到有一路這麼蓋起,鄰居街坊就是一個持續擴大增生的家族。 從各種視角觀察,皆能望見居民在村中的生活景況。(攝影/凌宗魁) 文化資產守護人倪桂芳所形容的「增生的家族」,指的是空軍三重一村。從最初的木柱、土牆、竹籬笆,一步步修建增建,成為現今樣貌。

為整座眷村上彩妝──黃永阜與彩虹眷村

彩虹,在老舊而低矮的眷舍美麗著。故事從1944年開起,抗戰末期的豫湘桂戰役,國軍十分危急,國民政府主席蔣中正於10月21日發表〈告知識青年書〉,提出「一寸山河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軍」,號召知識青年從軍。兩個月後,將近12萬青年入伍,編組3軍9個師,美國政府供給美式裝備、美國軍官擔任教練,分別於雲南、貴州、廣西、湘西受訓,命名為「青年遠征軍」。年少的黃永阜是遠征軍的一員。這是70年前的往事了,現在,卸下戰袍的他獨自住在臺中市春安里的彩虹眷村

四國九族在一村──信國一村與雲南風情

世界上再也沒有比我們更需要祖國了。然而,祖國在那裡?我們像孩子一樣需要關懷,需要疼愛,但我們得到的只是冷寞,我們像一群棄兒似的,在原始森林中,含著眼淚和共產黨搏鬥。 ──柏楊《異域》 《異域》是一部戰爭小說,描寫滇、緬、寮、泰邊境「反共孤軍」的血淚故事。1949年,國共內戰打到了最後關頭,12月9日,張群及多位軍首長在昆明被雲南省政府主席盧漢扣押,國軍在雲南只掌控第8軍、第26軍。26軍撤離雲南,轉進到越南,被駐越法軍收管在金蘭灣;黃杰率領的第一兵團殘部撤至越南,被法軍以保護名義集中在富國島;第8軍軍長李彌率部撤往滇緬邊界,成立雲南反共救國軍,反攻雲南、與共軍對抗。

眷村‧外婆‧澎湖灣──金龍頭眷村

坐在門前的矮牆上,一遍遍懷想,也是黃昏的沙灘上,有著腳印兩對半,那是外婆拄著杖,將我手輕輕挽,踩著薄暮,走向餘暉,暖暖的澎湖灣…──葉佳修 這是葉佳修作詞作曲、潘安邦演唱的〈外婆的澎湖灣〉,在1979年一唱成名,向華人世界介紹了這個他曾經生長、給他安定力量與奮鬥意志的島嶼,澎湖。 澎湖群島扼守臺灣海峽,具有重要的戰略地位。17世紀之初,荷蘭人曾佔領澎湖建立要塞,作為東亞貿易的據點;清代在澎湖設置燈塔、建置砲台;1895年(光緒21年)因「馬關條約」,臺灣、澎湖割讓日本,日本在澎湖設廳,成立澎湖島要塞司令部,下轄重砲兵大隊,有計畫地進行要塞、機場、坑道、觀測所等工事建築,建立了澎湖的防禦體系。

反共年代的美麗與哀愁──新竹眷村博物館

在空軍眷村裡的一個小小小角落,女老師、飛將軍,剛剛結婚一年多;女老師,懷了孕,想在今夜說;飛將軍,有任務,說要馬上走…… ──李安修〈黑蝙蝠中隊〉 2002年港星劉德華的一首〈黑蝙蝠中隊〉,讓許多人首次耳聞這群於冷戰時期,深入中國大陸領空如無人之境的強悍空軍之威名,藉由歌詞中虛構的故事,也一窺英雄背後的無奈與眼淚。這支駐防於新竹機場的空軍34中隊,駕駛偵察機在夜間執行偵查任務,如晝伏夜出的蝙蝠,而有「黑蝙蝠中隊」之稱。

打開眷村的故事箱──眷村故事館

有一次,我們在三軍軍官俱樂部見面,他講了一個故事說:「沙漠裡有一種鳥,在找不到水喝的時候,母鳥就用嘴啄破自己的肚子,用體內的血餵給小鳥吃,血吃完了,小鳥得活,母鳥就此死去。」 ──蔣經國 蔣經國在〈看不見,可是你依然存在〉一文中,追述了陳懷生所講述的這一則沙漠母鳥的故事。陳懷生是冷戰時期中華民國的空軍飛行員,在桃園空軍基地執行對大陸軍事基地的高空偵側任務。1962年他拍攝到甘肅雙城子飛彈試驗基地,掌握了中共在核子發展的情報。

您可以對此商品提問,顯示於下方外也會同步出現在留言板區


三華小棧
版權所有 ©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電腦版   |  手機版
執行速度:0.000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