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商品列表
 
加入到收藏匣
戰火中的一座雕像 文:老北 / 深圳市
分類位置:專輯報導 / 讀者投稿專欄



戰火中的一座雕像        文:老北 / 深圳市

巴爾幹半島上的薩拉熱窩,往日熱鬧非凡的街頭空無一物,維斯·米斯其納市場已經沒有一塊平整的地段了——天空中的大氣仍在顫抖、大廈上的玻璃仍在碎裂、釀酒廠的酒水仍在流淌……戰火還沒有停息,炮彈在呼嘯,坦克在突進,子彈在飛舞,也許就在神不知鬼不覺的那麼一瞬間,誰都可能被這個可愛而又可惡的世界拋進地獄。

  下午四點,街頭上出現了一個人——瘦高個,一頭亂髮,近乎可笑的八字鬍,一副悲傷致極的神情。他穿著正式的音樂會演出服裝,右手抱著一把大提琴,左手拎著一個塑膠椅,一步一步地朝前走,腳步很沉重、很堅定。他走到維斯·米斯其納市場中央,把塑膠椅放在被迫擊炮砸出的一個彈坑旁,然後一動不動地肅立,闔上雙眼靜默一分鐘。接下來,他揚起雙手,左手握住大提琴的頸部,右手將琴弓搭上琴弦,莊重地開始演奏——音符漫漫飛揚,旋律款款流瀉……

  在這一時刻,紛紛揚揚的戰火聲全部消失了,這個世界被音樂統治了。

  就在前一天,1992527下午4點,薩拉熱窩圍城戰役進入最激烈時段,幾發迫擊炮彈飛過來不偏不倚地落在維斯·米斯其納市場,頓時,整個市場被大火吞噬了,一群正在排隊等麵包的普通市民被擊中,到處是殘肢斷臂,到處是鮮血和碎骨,當場22人喪生,70多人受傷。韋德蘭·斯梅洛維奇,薩拉熱窩交響樂團的首席大提琴手親眼目睹了發生在窗外的慘劇,在經歷了巨大的悲痛後,他做出了一個決定:從第二天開始,在事件發生的地點演奏義大利作曲家托馬索·阿爾比諾尼的《G小調慢板》——古典音樂中最為悲傷的樂章,每天為一個死去的人演奏,天天演奏,一共22天,以哀悼戰火中的罹難者。

  面對呼嘯的炮彈和橫飛的子彈,韋德蘭·斯梅洛維奇沒有半點退縮,每天下午4點準時來到維斯·米斯其納市場中央,滿懷悲痛泰然自若一絲不苟地演奏《G小調慢板》。大提琴如淒如訴,渾重的音符在留下一個個彈坑的街道上流瀉,緩慢的旋律在被戰火摧毀的時空中回蕩。他要用樂曲呼喚人們,控訴戰爭的殘酷以及罪惡戰爭對人類文明的摧殘;他要用樂曲鼓舞人們,在悲劇時刻保持無畏的勇氣,捍衛人性的尊嚴。他用音樂傳達了一個堅定不移的信念:戰爭並未毀滅一切,世界並未完全失落,慈悲的花朵在愚蠢的暴行之下依然能夠盛開。

  薩拉熱窩之戰是現代戰爭史上持續最久的城市包圍戰,戰事從199245一直持續到1996229。根據聯合國估計,其間每天平均有329顆炮彈擊中該城,單日最高紀錄是19937223722次炮擊,造成11000多人死亡,56000多人受傷。

  一天,兩天,三天,連續的22天裏,韋德蘭·斯梅洛維奇天天做著一件事——下午四點,在維斯·米斯其納市場,或端坐在街道的碎石殘礫中、或斜倚在四周冒著黑煙的斷牆上,演奏托瑪索·阿爾比諾尼的《G小調慢板》,演奏給荒涼無人的街道聽,演奏給四分五裂的汽車聽,演奏給躲藏在地下室裏的普通市民聽……在此期間,他不敢確定自己能否活下來,只知道自己必須這樣做。幸運的是,儘管炮彈呼嘯子彈橫飛,他卻奇跡般地毫髮無損。

  這一場景,被一名俄羅斯攝影師捕捉住了,拍攝了一張照片:背景是坍塌的殘垣斷壁,灰暗的色調中透出一片明亮,韋德蘭·斯梅洛維奇穿著演出的燕尾服,左手握著大提琴,右手拉著琴弓,沉浸在忘我的演奏之中。我們仿佛聽得見隆隆的炮火聲,更聽得見炮火中的旋律:那一個個深沉而凝重的音符直逼人心,激發富有正義感的人們重拾人性的尊嚴與和平的生機。就是這樣,在戰火中的維斯·米斯其納市場,一個身影塑成了一座雕像:大提琴手韋德蘭·斯梅洛維奇,永遠屹立於戰火紛飛硝煙彌漫的薩拉熱窩街頭。990202(本文為讀者投稿,文責作者自負,無稿酬)



電腦版   |  手機版
執行速度:0.016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