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遠傳機房受到ddos攻擊.圖檔線路慢
巴蔓子將軍 (敍事長詩) 文:巴曼
回商品列表
 
加入到收藏匣
巴蔓子將軍 (敍事長詩) 文:巴曼
分類位置:專輯報導 / 讀者投稿專欄



巴蔓子將軍 (敍事長詩)      文:巴曼
在湖北省利川市都亭山上
有一座高高的古墓
山環水繞
芳草青青
千百年來
瞻憑弔的人們
總是那樣川流不息。
相傳在這樣的一片山野裏
埋葬著的就是戰國時代的大臣
巴人的英雄___________
巴蔓子將軍的頭顱
 (巴蔓子將軍的身體就葬在重慶市渝中區七星崗蓮花池旁邊)
古時候
這一大片土地
屬於古老的巴國
 (現在的土家族就是巴人後裔中的一支)
當時巴曼子時任巴國的將軍。
有一年
經一些壞人作亂
趕走了巴國的國王
他們殺戮大臣
驅散官兵
殘害百姓
把古老的巴國
攪成了一鍋粥。
那時候
古老的巴國的人民
簡直難活下去了
大家都只有眼睜睜望著巴曼子將軍說:
"家裏假如天塌下來了
就會有長子出來頂住.
你是巴國的將軍
你就起來組織軍隊
重新收拾這一片
已經破碎了的山河吧大將軍!"
此時巴曼子將軍手下的將士
也已經陣亡了大多數人
散的早已經就散去了.
可他一人實在也是孤掌難鳴啊!
於是他就日夜苦思冥想
為著巴國的前途和未來
焦急著.
他經過自己短時間地想來想去
目前解決的辦法也只有一個:
那就是前去哀求鄰國
出兵援助巴國平息叛亂。
於是他就暗暗帶上銅劍
裝扮成一個窮苦的百姓
順著清江一直往下
晝伏夜行。
先是徒步
後來才搭上一條小船
好不輕易
才走到了楚國的都城。
這時候他的衣服襤褸
已經衣不蔽體;
腳上穿的草鞋早就磨穿
腳趾都露著骨頭來了;
只見他飄動著長長的鬍子
頭上的頭髮很淩亂也已經很長
活象個叫花子的模樣一般。
可是他的心裏
卻一心想著要拯救這古老的巴國
他已經什麼也顧不了。
連夜就來到了楚國城牆下
給正在守護城門的衛土說:
我就是巴國的將軍巴曼子
因為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
今晚就要直接報告給楚王
請求立刻打開城門?”
那守護城門的衛土
立刻就對巴蔓子將軍說:
“現在的天色已經太晚
大王已經休息了.
如果有事情需要稟報
那就等到明天再報告楚王吧?”.
巴將軍見城門一直未打開
他就在城門下
對著城門大吼大叫起來.
那聲音
震驚著河流與群山.
楚王聞聲了他吼叫的聲音後
立即就派人前來打開了城門.
當巴將軍面見楚王
雙手抱著拳作嶯
對楚王行了叩拜禮以後
直哭得兩眼都滴出血來
他對著楚王訴說著:
巴國目前所面臨著的重大危險
巴國人民群眾所遭受著的重大的苦難
他向著楚王直接請求:
希望他能夠立即派遣十萬兵馬
前去挽救
處於十萬火急的巴國人民.
楚國與巴國
兩國之間
原本就是友好的鄰邦
按道理上講:
一方有難
另一方是應該拉上一把的。
可是眼下的楚王
他怕扶得起竿子
卻扶不起井繩
於是
他就面露難色地對著巴蔓子將軍說:
"既已國破家亡我楚國派兵過去還有什麼用呢?”
巴將軍即刻就回答楚王說:
"尊敬的楚王
因為目前巴國的人心還沒有亡
所以我作為巴國的將軍
才敢冒死前來請求楚王發兵。
自古打仗
順人心則可敗能轉勝;
如果背人心
那麼勝也會敗。”
只要楚國能助一臂之力
叛亂不難平息。"
楚王見巴蔓子將軍說得如此懇切
也很入理
救國救民比救火還急
立即降旨派兵
隨巴蔓子將軍一齊西征。
但出發以前
楚王要求巴曼子將軍立下軍令狀:
"只要平了巴國的叛亂
就要割讓巴國的三座城池為條件。"
巴蔓子將軍帶領著十萬大軍回國
面對外有強國的援兵
內有百姓的擁護
巴蔓子將軍很快就平息了巴國的叛亂。
全國上下都很感激他
尊敬他
稱他是"社稷之重臣。
這時候
巴國的國王
也將國家大事都委託他去辦理
百姓也都聽從於他
樂意聽他的道理。
巴蔓子將軍日理萬機
勤勤懇懇。
上下一條心
黃土變成金
巴國像是枯木逢春。
十一
不久以後
楚國派來了使臣
要求巴蔓子將軍兌現他的承諾
馬上割讓三城給予楚國。
全國頓時成了一鍋開水
議論紛紛。
有些人說:
將軍既然有話在先
就難以回嘴
只能割讓三城;
有人說
兄弟鄰邦
只能水幫魚
魚幫水
不應該趁人有難撈便宜;
於是巴國的人們
有的準備刀矛弓箭
寧願拚死
也不肯割讓土地;
有的為巴蔓子揪心犯愁;
進也難
退也難
一時間
把將軍卡到了中間
這樣的事情
可怎麼好脫身呢?"
十二
巴蔓子將軍心明如鏡
眼清似水
此時他怎能裝聾作啞
默不作聲呢?
此時他正在忙裏忙外
準備著酒席。
整個巴國上上下下
家家門上紮起了彩燈
大廳裏掛滿了紅綢
山珍海味擺滿了宴桌
文武大臣全都請齊了。
然後才把楚國的使臣邀了來
請到貴賓席上。
他端起酒杯
上前對楚國的使臣致意說:
"楚國為援救我國盡了心
費了力我們舉國上下
都感謝不已
子孫後代
也決不會忘記
楚國的恩情。
我要向楚國敬一杯酒
請你就代楚國
一飲而盡!
十三
楚國的使臣喝了酒
只見巴蔓子將軍
他身穿著朝服
腰佩銅劍
很莊嚴
語氣也如此地認真
楚國的使臣料想
自己此回要辦的事情
一定會順利
他也便痛愉快快地
喝起酒來了。
酒過三巡
可是還不見巴蔓子將軍說下文
使臣就再也憋不住了
直捅捅地對巴蔓子將軍說:
"將軍
請把三座城池交割給楚國吧。"
"不不能給城池!"
 
巴蔓子將軍嚴厲地搖著頭對使臣說:
"國土不是我私人的財物
不能隨便送人。
牛不喝水強按頭
只會激起民怒。
一旦動起刀槍
友邦成了仇敵
疙瘩永遠難解開
兩國都有要受災難。
十四
不如你們楚國今天就留情
好讓我們過去了這初一;
我們明天報德
使得你們也好過十五。
我們兩國就一齊往前看吧
日子就像山路彎彎不見頭
楚國說不定哪天也會有三災兩難。
到那個時候
我們巴國人民也會前去援救
那樣的話不是比你們
此時要去我們巴國的三座城池
其結果還要好嗎?"
楚國使臣見他說得入情入理
心有所動
可是王命在身
哪敢私下違犯呀!
他就急著對巴曼子將軍說:
"你作為巴國的將軍
可是君子一言
駟馬難追。
割城讓地的事情
可是從你將軍口中允許的哩。"
十五
楚國使臣的這一番話
真是戳到了大家的傷疤上
文武大臣全都疼到了心裏邊
紛紛地對著楚國的使臣辯駁說:
"那可是從箍了頸兒的鷺鷥嘴裏硬掏魚
不吐不行啊!"
"將軍當時是為救國
只是回答楚王以後再商量
哪里曾答應了要割城讓地呢?"
"若楚國硬是要割城
還得問問巴人手裏的刀槍
看看它們答應不答應呢?"
" .............."
使臣知道巴國上下一條心
江山牢得象鐵似的
不該樹這個敵
想讓點步細商量。
這時候
巴蔓子緩緩地走到了大廳中間
大聲地說:
"儘管大家說的都是實情
可我當時還是沒有回絕楚王的要求啊!
現在要失言
就對鄰邦失了信
就會落下駡名
從此兩國也要結冤仇!”
十六
聽他這麼說
人們全糊塗了:
這城池割也不是
不割也不是
到底應該怎麼辦呢?"
巴蔓子將軍轉過身來
走近了楚國的使臣
深深對楚國使臣施了一個禮說:
"我個人生死榮辱不算什麼
國土完整
鄰國友好
才是我們兩國的大事。
我曾經對楚王的許下的諾言
應該由我自己來承擔
請把我的頭顱
拿回去面謝楚王吧。"
只聽見
巴蔓子將軍“嘩啦”抽出了巴蜀銅劍
朝自己的頸上猛地一揮
頓時鮮血飛濺
巴蔓子將軍的頭顱
此時雖已落地,
可是他一雙眼睛卻沒有閉上
直盯盯地望著楚國的使臣
還象個活人一樣。
十七
巴國上下全都震動起來了
人人披麻戴孝
家家設靈追悼
高高的群山
都著流眼淚
滔滔大江
也嗚咽個不停。
楚國的使臣
深感將軍的忠魂可貴
巴人的民意難違
他趕快讓人
做了個紫檀鑲金嵌玉的小盒子
裝上了巴蔓子的頭顱
就即刻回國複命去了。
十八
楚王一時聞聽了使臣回來的稟報
十分感動地說:
"巴國有巴蔓子將軍這樣的忠臣
要比得到那三座城池還重要
楚巴兩國的臣民
都應當以巴曼子將軍為榜樣,
城池楚國就不要了
兩國的子孫後代
今後都要友好相處。"
楚王立即傳旨:
以上卿的禮節
將巴蔓子的頭顱
安葬在楚國的高山之上。
------------------------------------------------
注解:巴國蔓子將軍墓
俗稱“將軍墳”,坐落在渝中區七星崗蓮花池上海一百旁的傢俱店下麵。
墓地為拱形石洞,面積約20平方米。墓由石條砌成六角形,棱高約1。頂為圓形,以三合灰封砌。正面嵌青峽石碑,現存墓碑為民國初榮縣但懋辛題,曰“東周巴將軍曼子之墓”。
巴蔓子是距今兩千多年前戰國時代巴國的將軍。據《華陽國志·巴志》載:東周末期,巴國將軍蔓子求楚國出兵平內亂,許諾以三座城池相謝。亂既平,巴蔓子不忍國家割讓城池,“乃自刎以頭授楚使”,請向楚王致歉。楚王感動,“以上卿禮葬其頭”,巴國“亦以上卿禮葬其身”。有詩贊其事曰:“刎頸高風懸日月,存城舊事邈山河”。巴蔓子墓始建年代已不可考,歷代皆有所修葺。現存巴曼子墓重建於1922年。
巴蔓子生於東週末年的臨江城(今忠縣),為保城池而自刎,後人念其忠誠,改臨江為忠州。巴曼子刎首留城處的古城牆位於縣城東門,現依然可見。
近年重慶市政府預備對巴將軍墓進行改擴建,準備將其修善成重慶一個古跡景點,並且還將增設巴將軍歷史陳列館以及那個時代的相關背景和介紹。目前巴將軍紀念館還在規劃中,相信不久之後一座嶄新而又古老的巴將軍紀念館將展現在世人面前,為來自四周八方敬仰巴將軍的後代子孫提供一個紀念和緬懷的場所。
990419(本文為讀者投稿,文責作者自負。無酬、謝謝投稿!)


電腦版   |  手機版
執行速度:0.016 秒